加料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加料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哑女救助站失踪老公上门要人重庆新闻资讯生活dd

发布时间:2021-01-20 11:08:07 阅读: 来源:加料机厂家

哑女救助站失踪 老公上门要人 - 重庆新闻 - 资讯生活

昨日,渝北两路,救助站工作人员在街头张贴寻人启事。? 钟志兵 摄

渝北聋哑女子刘升芬在住家附近的沪渝高速路上行走时,被高速公路执法二大队的队员送到渝北区救助站。然而就在救助站工作人员正准备询问她的基本情况时,她却冲出救助站失踪了。家人在向救助站要人未果后,声称要起诉高速公路执法部门和救助站进行索赔。昨天,渝北区救助站在街头张贴了不少寻找刘升芬的启事。知情者请与本报24小时新闻热线966965联系。

救助站街头贴启事寻人

昨天,在渝北两路街头,出现不少特殊的寻人启事。说它特殊,是因为贴这份启事的,居然是专门从事救助管理的渝北区救助站,启事上还盖有该救助站的公章。

据了解,救助站要寻找的失踪者叫刘升芬,今年44岁,家住渝北区洛碛镇箭沱村一社,于今年4月9日出走后至今未归,出走时上身穿深蓝色小西装,内穿黑白条纹女式汗衫,下穿黑色长裤,脚穿黑色皮鞋。

渝北区救助站站长张德友告诉记者,4月9日中午12:30左右,高速公路执法一支队二大队的两名队员,将一名聋哑女送到他们站里,签字后就离开了。然而,当救助站的工作人员正准备询问这名女子的基本情况时,她竟趁工作人员不备,冲出救助站朝街头跑去。“我们马上追出去,但四处寻找也没找到她。”张德友称,几天后,这名女子的家人找来,他们才知道聋哑女叫刘升芬。

聋哑女被执法车送走?

昨天,记者赶到洛碛镇箭沱村一社刘升芬的家。她的丈夫陈长明哽咽着回忆称,今年4月8日下午2时左右,妻子沿着沪渝高速公路栏杆外沿,独自回到约11公里外的江北区复盛镇新城村娘家。“4月12日上午,我见她还没有回家,就打电话给她娘家的亲人问情况。”陈长明说,他这时才得知身为聋哑人的妻子早在4月9日上午就背着一个黑色的包回家了。意识到问题严重的陈长明于是马上四处寻找妻子。

距陈长明家约100米远的邻居周光满介绍,4月9日上午11时左右,她看到沪渝高速路堡坎下匝道的转弯处,停着一辆高速路的执法车,刘升芬从车上下来后,空着手朝家里走去。过了一会儿,刘升芬又从屋里来到执法车跟前,执法队员要求她上车,她不愿意,但后来还是上车了。周光满推测,已经回到家的刘升芬可能是忘记拿她的那个包,才又返回到执法车前。

随后,两名执法人员将刘升芬送到了渝北区救助站。

女儿学校请假去找妈妈

后来,陈长明循线找到高速公路执法一支队二大队,并最终找到了渝北区救助站。

昨天,张德友称,事发后,他们已给附近的长寿、北碚、九龙坡、巴南及市救助站等兄弟单位发出电子版的寻人启事,同时还印制了数百份彩色寻人启事张贴在街头。

陈长明噙泪说,妻子失踪后,他立即向当地洛碛派出所报警,同时还到渝北两路和江北复盛等地寻找,至今未果。

自5月2日起,刘升芬正在主城一所大学念大二年级的女儿陈银向学校请假专门寻找妈妈。

“妈妈,你在哪里呀,我好担心哦。”昨天,陈银伤心地说,妈妈失踪时身上带有近2000元,能自己买东西,但自己仍担心她挨饿受冻。

三大追问

1、女子已回家为何还要被送走?

目击村民周光满证实,刘升芬当时已回到家,那为何执法队员还要将她送到渝北救助站呢?昨天,高速公路执法一支队二大队负责人杨某称,当时执法队员根本不知道那是刘升芬的家,见她返回,便以为她没有找到家才将她带走。

2、执法队员为何未向村民核实?

昨天,记者在刘升芬家附近采访时,不少村民都称根本没有执法队员向他们打听过刘升芬的家。“我们都认识刘升芬,如果他们问了我们,肯定不会发生后来的事。”

那执法队员为何不向村民核实呢?对此,杨某称,执法车停在高速路上,队员要确保车辆安全。他说,他们的执法流程是,一旦发现有人进入高速公路,首先是沟通,如发现对方系正常人,将劝其下道或到护栏外行走。如发现对方系智障或聋哑人,则要帮忙寻找家人,待未果后才将其送到救助站。

杨某表示,目前他们正在对这两名队员展开调查,如查明他们有违规违纪行为,一定会严肃处理。

3、救助站是否有权阻止当事人离开?

对陈长明索妻一事,渝北区救助站站长张德友感到很无奈。他说,根据《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规定,“救助站应当劝导受助人员返回其住所地或者所在单位,不得限制受助人员离开救助站。”张德友认为,救助站是没有责任的。

律师说法

聋哑女失踪 两家单位要担责

昨天,重庆国生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李玉盛对此认为,造成聋哑女刘升芬失踪的首要环节是高速公路的执法人员,如当初他们下车询问了附近村民,就不会造成现在这样的后果。他同时称,刘升芬被送到渝北区救助站后,救助站应对她肩负起安全管理责任。

“这两家单位都存在民事侵权行为,至于责任的划分要视当时的情况。”李玉盛说,届时如刘升芬发生了意外,其家人完全可以进行民事诉讼索赔,不过当务之急是要想办法争取尽快将她找到。

南方双彩旧版

武林外传安卓版

九州仙缘最新版

战火与荣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