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料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加料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学生寝室之梦中梦0[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30:13 阅读: 来源:加料机厂家

刚刚来到高一半年,就要面临着重组寝室。我所住的306寝室虽然是一间混寝,但经过半年的交往,我们关系也都还不错,当然不想就这样分开了。

分寝的前一天晚上,我们每个人都睡不着,都在讨论如何才可以避免分开。尽管期间被值班老师骂了一顿,但是在每个人心中都知道也许这是我们最后的一晚上了,所以都没太在乎。时间越来越晚,不知不觉中每个人都沉入了梦乡……

第二天中午一吃完饭,我们便按照昨夜的约定一起去找负责分寝的主任交涉。不出所料,主任没有同意甚至还批评了我们一顿。我们无奈的走向各自班级等待分寝。

306 室友中只有我一个是在四楼的高一一班。现在是午睡的时间,也许是因为昨晚没睡好的原因,走廊里,除了我的脚步声外,我听不到任何的动静。也许真的是太累了,我拖着沉重的双脚向班级走去。忽然,一阵错杂的脚步声飘入我的耳中,是那么的急促,和刚才的寂静比起来极不协调,似乎是在我身后追赶。我下意识的回了一下头“没,没人?”我不禁自言自语。狭长的的走廊中空无一人,哪来的脚步声呢,可刚才清晰地脚步声分明是有人在我身后啊。先前的疲倦一扫而光:“也许是别的班学生吧。”我只能用这个假设安慰自己。‘滴答—’我刚要走动,不知有什么东西滴到了我的脑门上,我下意识用手指擦了一下,呈现在我手上的竟是红色的…血?我不敢确定,胆颤的抬起头,只见一个满头是血的‘人’,此刻正倒挂着,站在我头顶的天花板上。见我抬起了头,那个‘人’也渐渐地向下将头抬起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和我对视。扭曲的五官夹杂着尸体的腐臭味使我惊恐万分。我不敢再停留,疯狂地向教室跑去。眼看教室近在眼前,我用力跃到门前,用力的晃着门把手“怎…怎么回事,门…门锁了!!!”我慌忙中向后瞟了一眼,只见那个‘人’仍倒挂着,迈着僵硬的步伐,一步步的向我走来。满脸的血水,随着他的步伐,一滴滴的滴落。我的脸上也早布满了冷汗,我更加用力的拧着门把手,可就是打不开。突然,他不动了,倒挂在那里,用力挤出了一个僵硬的笑。那恐怖的笑容,使我彻底崩溃,我瘫坐在地上,发出声嘶力竭的喊叫……

“啊!”我一下睁开了双眼“额…午睡也会做恶梦。”我揉了揉眼睛,看了下手表,还有五六分钟就打铃了“唉~又没睡好。”

我坐在教室里面靠窗的座位,我整理了一下课桌,准备第一节的语文课。“这是什么?”只见窗户的玻璃上,因为天冷而蒙上了一层雾气,而在窗户的在下边,隐约有一排数字,我下意识的将数字写到了本上“32029、161712、271619、28275,这是什么啊?”我一时没弄明白,暂且将本放到了一边。

已经上课了,可我的心思一直没在课堂上。一是因为换寝的事,还有就是刚刚的那些数组。

“姜仕!把窗户开一点,困死了。”

“嗯?啊,知道了”同桌的话让我回过神来,我将窗户稍稍开了一点缝,一阵寒风随即涌入。窗上的数组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风吹得我有些冷,不自觉的紧了紧衣服。忽然,风好像大了许多,桌上的语文书被风吹的胡乱的翻动着,我赶紧将窗户关上了。我回过头来,目光落在了桌上的那本语文书上。语文书此刻被风吹到了第三页,而在这页,一个指甲大小的红色墨迹格外扎眼。红色正好覆盖到了一个‘你’字,而这个字刚好是第20行29个字。我心跳突然加快,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对了,那个数组!”我急忙拿出刚才记得一排数组。第一个数组果然是‘32029’,“是巧合吗?”我问自己。我对照着数组找第二个字 “16…17…12,找…找到了。”

果然在16页17行12个字也被红色的墨迹覆盖了,是个‘会’字。我按照数组找到了其他两个字。将四个字写到了本上“你会……死去!”我一下僵坐在那里,手中的笔不住的颤抖着“怎…怎么回事?”我不自觉地想起了中午的梦“不,不会的,那只是个恶梦罢了。”

我不知坐了多久,直到同桌叫了我一下“嗨,还溜号那,下节课都要上啦,走啦!体育课。”说着就向外拖着我。我这时才发现,教室的同学大多已经走光了。我将纸条放到了兜里,边和同桌向外走去。快到门口时,我总感觉身后有双眼睛盯着我,我慢慢的回过头去,突然发现,我坐位的窗外有一个血淋淋的头注视着我,我用手揉了揉眼睛“消…消失了…”我赶忙跑到窗前,什么也没有。我用力回忆刚才的那个影子,那扭曲的面庞,空洞的双眼……“是梦中那个人!”我再次紧张起来,心中的疑惑和恐惧越来越多,种种不安的预感涌上心头。突然,身后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啊!”

“啊!你乱叫什么啊,跑回来干吗啊,快点啊,上课了!疑神疑鬼的。”是同桌姚逑啊,我稍稍松了口气。紧绷的神经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跟着姚逑快步向外走去,想稍微冷静一下。

我带着焦虑的心情过了一下午,不知不觉间应经到了晚自习,男生也被叫回了寝室,准备分寝。

我回到寝室的时候,大家早已回到了寝室,正在互相告别呢。

>>

“姜仕,你回来啦,来抱一个!要告别了”说着,我们大家便围抱在一起。“不如照张相吧,就当纪念了。”不知是谁的提议,引起了大家的兴趣。“用我的手机吧。”我赶忙拿出自己的手机。这时,刚好有新调到306的同学来送行李。“同学,帮忙照张相吧。” 我将手机递给那位同学。我们八个人则来到窗户边拥到一起,面对着手机。

“3,2,1”

“茄子!”

“给我看看!”随着闪光灯的熄灭,我迫不及待的跑到那同学旁边,想先看看我们的相片。

“还不错…嗯?这…这是…”我稍稍放松的心再次紧张起来“主任来啦,快把手机收起来。”在同学的提醒下,我急忙将手机收了起来,但相片使我更加不安了……

不一会儿,我便从306搬到了207寝室。这时,寝室其他的人也都回来了。由于大部分是新室友,我并没有和他们说太多的话,更何况,我心中还有太多疑惑。

我洗漱完,边先上床躺下了。寝室共有八个人,我是五号床,刚好是里面靠窗的上铺。由于室内太亮的原因,窗外显得更加昏暗。由于心中的恐惧,我不得不起身将窗帘拉上。刚好熄灯的铃声也响了起来,室友也都回来了。‘啪!’随着开关的关闭,整个寝室都融入了窗外茫茫的夜色中。

我将头蒙在被子里,警觉的感受着周围的动静。

“嗨,听说你们是306的啊”不知是那个人突然发出了声,吓出我一声冷汗“不过……你们知道那个寝室很邪门的啊。”由于今天一天的遭遇,使我对这种事异常敏感。放到平常,我怎么也不会在意这种鬼故事中才会出现的老桥段。我稍稍将头露出被子,以便能听清楚这位室友的讲述。

“听说是几年前了,也是要重新分寝。306寝室的人特别要好。当是一个小小的纪念吧,他们用手机照了一张集体照。现在想想这帮人也真够无聊的。”听到这,我伸手拿起了枕边的手机“照完相后,他们便去了各自的寝室。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当晚,306中的一个人竟然跳楼自杀了。当警察在检查尸体时,发现了他手中紧握的一个手机,里面是一张照片。经同学的辨认,这手机就是死者的,而打开手机里面的照片竟然就是他们昨夜照的集体照。而有细心的人发现,上面竟然没有了那个死者!”他继续说:“这个故事我也是听来的。因为每晚一个故事是我们207的传统,所以就将给你们听了,好了,睡觉吧。”

说完,仅寝室便在没有了动静。我咬了咬发干的嘴唇,将头缩到了被子里,颤抖着拿出手机,翻出了我们刚照的集体照。那个东西还在——在我身后的窗外,竟然出现了一个人头,而他就是反复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个东西!我睁大了眼睛盯着那个人影。我隐约间突然发现,在这个狰狞的面庞下,是一个那么熟悉的人!今天发生的种种,在我脑中逐一闪现。午睡中的恶梦、窗上的数组、还有照片上这个人……我突然意识到,这个人影,就是…就是我自己啊!

这时,我的浑身忽然没了知觉,慢慢地掀开没被子,空洞的双眼望着窗外,手中紧握着手机,拉开窗帘,站到了窗台上……

“快醒醒啊!都几点啦”我慢慢的睁开双眼,眼前站着的是…站着的是我306的室友小翼!

我一下坐了起来,打量着寝室“这…这是306?”

“说什么哪,睡蒙啦,昨晚不就睡得晚点嘛,快起来吧,要迟到了。”小翼接着说:“还有别忘了,中午去找主任说分寝的是,我先走了啊。”寝室里又剩下了我一个人,我揉了揉发疼的脑袋,原来是一场梦。可这一切都发生的都这么真实,我看向窗外,不知怎么过这一天。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