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料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加料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粒血柚催生农民富翁

发布时间:2020-07-17 17:55:53 阅读: 来源:加料机厂家

林金山培育的“血柚”让他捞到了第一桶金。(资料图片)

漳州一直都有全国每4个柚子就有1个产自平和的说法,但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闻名遐迩的平和琯溪蜜柚的柚子肉应该是白色的。然而,因品种权之争备受关注的“血柚”果肉却与西瓜肉一样红艳,口味也比传统柚子更甜美。

如今,传统蜜柚售价1千克4元左右,而“血柚”的最高售价居然是1千克40元。有专家甚至大胆预测,平和传统琯溪蜜柚可能被“红肉蜜柚”逐渐取代。

然而,谁能想到,“血柚”刚被发现时,它的培植人林金山还以为是别人下毒造成的。

>>发现

平常果树结出红肉柚

今年53岁的林金山,是一个普通果农,已经种植柚子20多年了。大约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的时候,林金山的姐夫林开祥因为柚园很多,就将后山上的200株柚子树赠送给他进行管理收成。

1998年的秋天,正是柚子成熟的时候,林金山的三个孩子跟往年一样,高兴地跑到柚园,“他们主要是去数柚子”。

“弟弟,弟弟,你快来看,这柚子肉怎么是红色的啊?”林金山刚上初中的大女儿林荣华突然大声叫了起来。原来,一株柚树上挂着一粒皮已经裂开的柚子,露出的柚子肉是红色的,跟平常看到的白肉不同。这是三个孩子第一次看到红肉柚子,于是他们随手各摘了一个柚子,连同这个裂开的柚子带回家。

“哎呀,真是红色的呢!还这么红哦!”林金山接过孩子摘回来的柚子,使劲地掰开。当时已经种了十来年柚子的他也是第一次看到柚子肉是红色的,对于那些柚子能否吃,心里还真是没底。

起先,林金山心想可能是自己喷错了农药的缘故,他甚至还以为可能是自己的柚子遭到别人下毒造成的。于是,他再拿起其他的柚子一个一个地掰开,结果发现里面全部淡紫红色的。他从皮到肉仔细看了看,发现这些“血柚”的外观与其他柚子完全一样,仅仅里面的肉是红色的,而且红得均匀、细致。

林金山下意识地掰了点柚肉放进嘴里品尝,发现这种“血柚”的味道甚至比“正常”的“琯溪蜜柚”好吃。于是,他就带着工人再次跑到山上,试着摘完整个柚园,发现惟独这一棵柚树结着红色蜜柚。

>>尝试

取芽穗嫁接成功培育

跟柚子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的林金山,当即敏锐地感觉到这株神奇柚子树所蕴含的商机,兴奋得几个晚上都没睡好觉。

林金山说,尽管此前当地有的柚子肉颜色也出现过粉红色的,但那些柚子皮厚、囊小、粒大、味苦,根本无人问津。而自家果园的红肉蜜柚,除了颜色与众不同,其他的都和传统“琯溪蜜柚”无异,果皮薄、果实大、肉质丰、水分足、味道正。他猜测,这个红肉蜜柚可能是传统“琯溪蜜柚”的一种变异结果,或许会成为一个新的品种。

凭借多年积累的嫁接经验,林金山毅然从这株红柚树上取下400个成熟的芽穗,成功培育出第—批“血柚”果苗,准备开始较大面积试种。1999年春天来临的时候,因没有空地可利用,林金山自己只在另外一处果园里种下了77棵红肉柚树,剩余的“血柚”果苗全部送给了他的姐夫林开祥和堂弟林海清种植。

而此后,传说中的那株神奇的柚子树被林金山称为“红肉蜜柚”的“母树”,原来长在距离他家两公里外的山上,如今已被转移到林家门前的院子里。这棵看起来跟别的柚子树毫无二致的“母树”,四周被人工编织的高大竹木围栏围了起来,重点保护的架势透着一丝神秘。

尽管这次后来被农业专家揶揄为“蛮干”的尝试最后成功了,但要将产品推向市场转化成商机,还有一些问题亟待解决,如“为什么结出红肉的柚子”、“红肉蜜柚与普通白肉蜜柚在成分上有什么不一样,营养价值会有什么不同”等等。显然,这些问题可不是林金山这样一个普通果农所能想通的。

>>验证

“红肉蜜柚”横空出世

在发现红肉柚子以后,时任厝丘村村支书的林海清和上一任村支书的林开祥分别向小溪镇农业部和平和县农业局报告了林金山的发现。在他们的介绍下,林金山拿了一些红肉蜜柚分别送到小溪镇政府机关和平和县农业局的领导手中,请他们见识见识这一稀罕之物。然后,再由他们逐级上报到省有关部门,对红柚子的品质进行鉴定,检测结果显示:这是—种品质优良的新水果。

想确认红肉柚子属于水果新品种,必须验证其具有新颖性和基因稳定性。福建省农业科学院据此决定对这种红柚子进行子一代、子二代、子三代实验。任务被下达给了该院果树研究所,时任果树所的所长陆修闽亲自担纲。

从2001年开始到2005年中,陆修闽常往来于福州市与平和县之间。红柚子的新颖性其实早已一目了然,是无须验证的,陆修闽要做的是验证红柚子的基因稳定性。要证实这株从传统琯溪蜜柚芽变的红柚树的基因是否稳定,只能用果实。而一株柚苗从种下到结果,至少要4至5年时间。陆修闽要想完成子三代的基因检测,如按部就班地做,没个十几年根本实现不了。

可喜的是,2002年,林金山培育的第一代红柚苗结出了第一批红肉柚子,从而轻松地完成了子一代基因的稳定与否的验证。为加快验证进度,陆修闽以林金山和林海清的红柚果园作为实验基地,交*进行验证。到2005年秋季柚子上市时,红肉柚子的子三代基因稳定性验证全部完成,结论是“基因具备稳定性”。

2005年9月25日,这是一个让林金山终生难忘的日子,以果树专家潘东明为组长的福建省非主要农作物品种认定委员会组织的果树专家组,经过全面的实地考察鉴定,一致认可由林金山发现并培育出的这一批红色肉质的柚子为蜜柚的一个新的品种,并正式命名为“红肉蜜柚”。

专家认为,“红肉蜜柚”的色香味俱佳。更重要的是,红肉的呈色色素是由番茄红素和B胡萝卜素组成的,对人体有抗氧化作用,具有一定的抗癌效果。该品种在平和县栽培表现早熟、早结果、丰产等优良性状,田间表现抗病虫能力与传统的“琯溪蜜柚”相当,对5年生果园进行测产,株产33.7公斤,折合亩产1348公斤,具有推广价值。

>>影响

柚苗热销

催生富翁

从此以后,平和这个蜜柚之乡又多了一张新名片——“血柚”,林金山也当之无愧地成了“血柚之王”。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他的第一次大胆尝试,正好为他赢得了时间,抢占了商机。

当时,我国柚的品种不少,但经过10多年来的市场竞争,胜出的只有广西柚和福建省的平和琯溪蜜柚这两个品种,并成功打开了国际市场。而这两种柚,由于品种、质量的差异,广西柚是一粒6美元,而琯溪蜜柚是一粒1美元。因此,“血柚”新品种的发现,将改写这“两粒柚”竞争的博弈分值,并引发新一轮的“华山论剑”。

而事实也证实如此。“血柚”问世后,慕名前往平和找林金山购买“血柚”或枝芽的人络绎不绝,林金山的手机也不时响起,都是客商来要货的。以2005年为例,“血柚”果苗每株15元至25元都很难买到,但柚农们却热情不减,经常可以看到高价排队求购的现象。有的柚农买不到果苗,就跟主人购买“血柚”的芽穗,一个芽穗3元钱,照样供不应求。当地一位果农一下子就购买了4000株柚苗,共6万元。

而林金山的这片果园不仅有77棵嫁接成功的“血柚”果树,还培育了5万多株幼苗,这块仅仅一亩见方的土地,真的成了林金山的“聚宝盆”了,摘下的柚子可以卖钱,5万多株幼苗也可以卖钱,77棵树上随便一根枝条都可以卖钱,而且还是好价钱、高价钱。

很快,林金山等人就成了当地的“百万富翁”,当地果农也纷纷仿效,偷偷地自行嫁接培育“血柚”苗。从此,“血柚”一下子成为名闻天下的甘甜果品。

■相关链接

平和曾错失一次品种致富机会

“乌龙茶新品——白芽奇兰”的教训

平和曾错失一次品种致富机会

对于农作物新品种的重要战略意义,国务院一位领导曾有过精辟的比喻:“一粒种子改变世界。”随着市场经济向纵深推进,农业植物品种权的战略意义正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识,国内单一品种权转让动辄千万元以上的故事比比皆是。

据《农民日报》披露:2004年,山东省农科院玉米所把一个申请到品种权的杂交玉米品系的生产经营权转让给隆平高科公司,一次就收入1000万元。一年内,山东省通过品种权的转让经营、执法维权就获纯利润近1亿元,种业已经成为山东的新兴产业。

而平和县在这方面却是有过教训的。上世纪末期,平和县崎岭乡彭溪村的茶农何锦能发现了一株与众不同的茶树,后经有关部门无性繁殖培育出一个优秀的乌龙茶新品种——白芽奇兰。这一乌龙茶新品种的培育成功,后来获得漳州市科技进步二等奖,福建省科学进步三等奖。但白芽奇兰茶的诞生,并没有引起当地对品种权的思考与追求,以至一个植物新品种的培育成功,没能给发现者、培育人带来品种权收益;当地也没能因白芽奇兰茶的诞生催生出白芽奇兰茶种业市场。白芽奇兰茶自由地、无偿扩散到邻近县区,使该县丧失了一次获得财富的机会。

海外党翻墙回国

海外看视频

华人如何看内地视频

海外看国内视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