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料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加料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发电央企重新整合煤炭资源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08:22:18 阅读: 来源:加料机厂家

发电央企重新整合煤炭资源

煤炭十年黄金期终结,鄂尔多斯、神木等地民营煤矿抛售潮起,特别是今年煤市陷入谷底,央企也坐不住,加入煤矿转让潮中。

11月8日,是央企国电集团旗下国电燃料公司转让持有的平煤长安能源30%股权挂牌到期日,也是央企国投集团旗下国投电力转让持有的曲靖煤炭100%股权挂牌到期日。经济观察报记者从挂牌转让的北交所获知,截至发稿,上述两宗股权交易皆未实现。

在国电和国投转让煤矿资产、整合此前投资收购煤矿的背后,是发电央企对煤炭资源价值的重新认识及相应的战略调整。

双双受阻

北交所的一系列公告清晰地记录下国投电力转让曲靖煤炭价格一降再降,抛售心切,态度坚决。

第一次转让公告在2013年5月3日,中介评估机构给出的曲靖煤炭净资产29亿元,项目挂牌价格也为29亿元。仅仅一个多月,国投电力通过北交所发布第二次转让公告,挂牌价格陡降至26.1亿元。又过了一个月,7月16日第三次挂牌转让价格大幅降至20亿元。问题是,曲靖煤炭一降再降如此低的挂牌价,半年多来依然无人接盘。

国投曲靖煤炭开发公司号称位列云南省三大国有煤炭企业,注册资本5.25亿元,矿区内煤炭资源储量14亿吨,煤种主要为焦煤,但公司至今没有形成生产能力,2012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都为零。记者注意到,曲靖煤炭的信息披露中显示,“公司已取得107.79平方公里的探矿权”,但没有说明是否具有采矿权。在中国,煤炭开采必须同时具备探矿证和采矿证,即所谓的“路条”。国投曲靖煤炭至今颗粒无收,很可能没有拿到采矿权的“路条”。

同样的遭遇还出现在国电燃料公司参股的平煤长安能源项目上。

平煤长安能源开发公司由河南平顶山煤业集团和国电集团燃料公司于2008年5月在陕西合资注册成立,注册资金10亿元,其中平煤出资60%控股,国电燃料公司出资40%。根据当初的设想,平煤长安将以陕西省彬长矿区杨家坪煤矿的资源开采、销售为核心,规划建设的杨家坪煤矿设计能力为600万吨。原计划2009年开工,但“路条”申报屡屡不顺,至今5年过去,项目仍停滞在前期准备阶段。

知情人士称,“平煤长安能源已拿到探矿证,而采矿证的开工"路条"还没有拿到。”几经磋商,平煤长安能源的股东们希望引进有政府背景的新股东,打开采矿证“路条”毫无进展的沉闷局面。

2012年底,国电燃料公司将其持有股份中的10%转让给了民营企业陕西民东投资公司。

陕西民东投资由陕西省内9个民营企业股东和1个国有企业股东陕西延长石油投资公司作为发起人,共同出资10亿元。知情人士透露,9个民营企业家股东大多是煤老板背景。民东投资由陕西省发改委牵头筹建起来,双方关系深厚。陕西省发改委原副主任蔡少林获任民东投资董事长,不仅参与公司前期的筹备,同时以平煤长安能源股东代表的身份,于2013年2月4日参加本年度第一次临时股东会、董事会,与各方商讨加快平煤长安能源的前期准备。2月28日,他还亲自到位于长武县境内的杨家坪矿区,实地考察现场。

知情人士称,“民东投资与陕西省政府有着良好的关系,2011年底公司挂牌成立的时候,陕西省长、副省长都出席了公司成立大会,并为公司接盘。平煤长安能源的开工"路条"应该很快就能拿到。”

但业内专业人士对此并不乐观。“规模不大的煤矿采矿权由省里批,但大规模煤矿开采的审批权在国土资源部。”中电燃料研究会研究员王杰强说,“现在产能严重过剩,监管部门还敢批吗?”

或许正是因为看到获得采矿权之艰难与不确定性,国电电力在坚持数年后萌生退意。

令人尴尬的是,国电燃料公司自2013年10月8日在北交所发布平煤长安能源的股权转让公告,到11月1日转让期满,这个过程同样没有找到合适的买家。之后,国投燃料公司将持有的平煤长安能源30%股权继续在北交所挂牌转让。

接近国电燃料的人称,国电集团后续还将有一批煤矿要转让出售。据公开报道,国电集团副总经理谢长军不久前表示,“买(煤矿)的时候很容易,卖的时候就非常困难了,这快成了国企特色。(国电集团)在江西萍乡的小煤矿,我们想要退出,现在准备挂牌。谁想要的话,我们欢迎。”

事实上,无论是开采手续不完备的平煤长安能源和曲靖煤炭,还是未来将被大企业整合掉的江西萍乡小煤矿,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亏损或者是没有任何效益。在煤炭资源紧张的前几年,这些亏损甚至连手续都不完备的煤矿都是香饽饽,在发电央企中被认为是安全的原料保障,重金收购过来慢慢培育。而今年的煤炭市场严重供过于求,据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司长方君实10月21日表示,“今年以来全社会煤炭库存一直维系在3亿吨左右,处于历史高位。”煤炭市场的宏观环境已经发生变化,发电央企对煤炭资源的认识随之改变,这些不产生效益乃至亏损的煤矿则被央企抛售。

重整在即

东北证券煤炭行业分析师王师观察到的现象是,在内蒙、陕西民营企业抛售煤矿的非常多,但央企出售煤矿资产的还不太多。他认为“发电央企前些年拿到的煤炭资源并不是特别好,那些优质的煤炭资源被大型煤炭企业神华、中煤、同煤拿走了。”

王师分析,今年是取消重点合同煤、煤电价格并轨的第一年,煤炭市场完全放开,包括定价完全由市场决定,同时今年社会上煤炭库存积压,给了发电企业寻找更便宜煤炭价格、更优质煤炭品种的市场新规则。“它们能在市场上找到比自己生产成本更低、质量更好的煤炭,完全没有必要留着煤矿资产,一些效益差、竞争力弱的煤矿被处置转让。”只是现在转让出售煤矿处于最为清淡的时期,要想出手颇为不易,就像国投电力的曲靖煤炭,转让价格打了6.9折,5个多月下来仍然没有买家接盘。

某种角度讲,煤炭市场的黄金十年也正是发电企业原料最为紧张的十年。每到夏季用电高峰,发电厂经常面临断“粮”。“正因为这样的紧日子过怕了,这十年里煤炭供应总不及时,电厂就考虑投资煤矿能保障原料供应。”王杰强说,。

然而匆忙进入煤炭开采领域的发电企业,几年磨合下来才发觉,产业链优势发挥不明显。现实的问题是,许多煤矿旁边不具备建坑口电站的条件,在电厂和煤矿之间煤炭运输是个需要依托铁路或者水路的大麻烦。计划将收购来的小煤矿尽快扩大产能,但随后发现小煤矿安全欠账多,可能发生事故的隐患多,需要更多的安全投入,以及煤炭生产和安全管理的专业人员投入,这些都大大超出了原来的预期。一部分收购来的煤矿让发电央企陷入困境,吞下匆忙投资的苦果。

而煤炭企业则老道得多,比如神华占据了开采条件最好、开采成本最低的内蒙陕西露天煤矿资源。“我们到神华去考察,它的联合采矿机从这边开到那边,走一遍3000吨煤就生产出来。中小煤矿要生产3000吨煤,靠铲车一铲一铲开采,产量低成本高。神华整体规模效应大大强于中小煤矿。”王杰强比划着手势告诉记者。

导致发电央企降低对燃煤火电的重要性,除了煤炭市场供过于求、煤价便宜、自身部分煤矿开采成本高的原因外,还在于当前因为雾霾、空气污染的环境因素,政府环境监管部门对火电企业采取更为严厉的环保政策。今年7月3日,国电集团副总经理谢长军在一次演讲中表示,国电集团将考虑减少火电。

王杰强说,发电央企对煤炭资源的重新整合出现三个新的趋势:其一,将未来会被大企业整合掉的小煤矿、非自身控股只是参股的煤矿、效益差亏损的煤矿、开采手续不齐备的煤矿,清理处置转让掉。其二,继续做大做强手中的大型优质煤矿。例如国电集团旗下的平庄能源、中电投旗下的露天煤业、国投集团的国投新集都是上市公司,是集团的核心业务之一,产能规模和经济效益将继续保持一定增长速度。其三,发电央企促使手中掌握的煤炭资源转型升级,不仅仅用于发电,还向煤化工、煤制气的产业方向调整。

据公开资料,华能集团规划了7个煤化工项目,神华建成并运行了4个煤化工项目。2013年4月,华电集团建成世界上第一套百万吨级煤制芳烃装置,其商业价值在于用煤替代了昂贵又短缺的石油来制造出芳烃。

沈阳聚醚多元醇

沈阳摩托车防盗器

湖北山棕

郑州方管架

相关阅读